江苏快3平台

樊逊,字孝谦,河东北猗氏人也阅读答案与翻译

发布时间:2017-11-19 21:59
樊逊,字孝谦,河东北猗氏人也。逊少学,常为兄仲优饶。既而自责曰:“名为人弟,独受安逸,可不愧于心乎?”欲同勤事业。母冯氏谓之曰:“汝欲谨小行耶?”逊感母言,遂专心典籍,恒书壁作“见贤思齐”以自劝勉。属本州沦陷,寓居邺中,为临漳小史。县令裴鉴莅官清苦,致白雀等瑞,逊上《清德颂》十首。鉴大加赏重,擢为主簿,仍荐之于右仆射崔暹,为暹宾客。后崔暹大会宾客大司马元旭时亦在坐论欲命府僚暹指逊曰此人学富才高佳行参军也旭目之曰岂能就耶逊曰:“家无荫第,不敢当此。”天保元年,本州复召举秀才。五年正月制诏问求才审官,逊对曰:“今日公卿,抑亦天授,与之为治,何欲不从。高悬王爵,唯能是与。无令桓谭非谶,官止于郡丞;赵壹负才,位终于计掾。则天下宅心,幽明知感,真人去而复归,从此而言,可以无愧。”又问刑罚宽猛,逊对曰:“伏惟陛下,昧旦坐朝,留心政术,明罚以纠诸侯,申恩以孩百姓。王者之治,务先礼乐,如有未从,刑书乃用,宽猛兼设,水火俱陈,则天下自治,大道公行。”七年,诏令校定群书,逊等十一人同被尚书召共刊定。时秘府书籍纰缪者多,逊乃议曰:“按汉中垒校尉刘向受诏校书,每一书竟,表上,辄言:臣向书、太史公书、中外书合若干本以相比校,然后杀青。向之故事,见存府阁,即欲刊定,必藉众本。邢子才、魏收等并是多书之家,请牒借本参校得失。”凡得别本三千余卷,《五经》诸史,殆无遗缺。八年,诏尚书开东西二省官选,所司策问,逊为当时第一。  
   (节选自《北齐书·樊逊传》,有删改)
5.下列对文中画波浪线部分的断句,正确的一项是(  )
A.后崔暹大会/宾客大司马元旭时亦在坐/论欲命府僚/暹指逊曰/此人学富才高/佳行参军也/旭目之曰/岂能就耶/
B.后崔暹大会宾客/大司马元旭时亦在坐/论欲命府僚/暹指逊曰/此人学富/才高佳行参军也/旭目之曰/岂能就耶/
C.后崔暹大会宾客/大司马元旭时亦在坐/论欲命府僚/暹指逊曰/此人学富才高/佳行参军也/旭目之曰/岂能就耶/
D.后崔暹大会/宾客大司马元旭时亦在坐/论欲命府僚/暹指逊曰/此人学富/才高佳行参军也/旭目之曰/岂能就耶/
6.下列对文中加点词语的相关内容的解说,不正确的一项是(  )
A.“掾”原为佐助之意,后为副官佐或官署属员的通称,如掾吏,掾属。“计掾”是古代州郡的计吏。
B.“陛”指帝王宫殿的台阶,“陛下”原来指的是站在台阶下转达臣子进言意愿的侍者,后发展为帝王的谦称。
C.“表”是给皇帝的奏章,与之相关的词语“表函”是上呈天子的函件,“表奏”是表文奏章,“表草”是表文草稿。
D.古时把字写在竹简上,为防虫蛀须先用火烤干水分,叫“杀青”,也叫“汗青”。文中“杀青”指书籍定稿。
7.下列对原文有关内容的概括和分析,不正确的一项是(  )
A.樊逊有责任心,读书勤勉。他不想安逸地受人照顾,愿与兄长一同为家业尽力;在母亲的开导下,他又全力研读典籍,并常在墙上题字以自勉。
B.樊逊颇有文才,能把握时机。在担任临漳小史时,他钦佩县令为官清廉,就作了十首《清德颂》,受到县令的赏识,因此被提拔为主簿。
C.樊逊善于策对,治国有见地。他认为国家应重用有才德的人,不要埋没人才;他还认为王者之道应以礼乐为先,后用刑罚,恩威并施。
D.樊逊能以史为鉴,处事有方。他在主持校定群书时,借鉴汉代刘向的做法,搜集不同版本的书籍对照校定,最终出色地完成了任务。

8.把文中画横线的句子翻译成现代汉语。
(1)昧旦坐朝,留心政术,明罚以纠诸侯,申恩以孩百姓。
(2)凡得别本三千余卷,《五经》诸史,殆无遗缺。

5.C [回答此题,要注意把握四个选项中的不同停顿点,根据句意等运用排除法得出答案。比如第一处断句,从主语“崔暹”分析,其谓语是“会”,宾语应该是“宾客”,由此判断“宾客”后要停顿,排除A、D两项。再看B、C两项断句的不同,从词语、句子结构的角度分析,“此人学富才高”结构完整。故选C。]
6.B [陛下是古代臣民对天子的尊称,不是帝王的谦称。]
7.D [“主持校定群书……搜集不同版本的书籍对照校定,最终出色地完成了任务”与原文不符,原文没有提到由樊逊主持校定群书。]
8.(1)陛下您天没亮就上朝,用心处理政务,严明刑罚来约束诸侯,申明恩德来抚爱百姓。
(2)总共得到其他版本的书三千多卷,《五经》和各种史书,几乎没有遗漏。

参考译文
樊逊,字孝谦,河东北猗氏人。樊逊自小读书,常常被兄长樊仲照顾。不久他自责说:“我名义上是弟弟,却独自享受安逸,心里怎能不感到惭愧呢?”想同兄长一样为家业尽力。母亲冯氏对他说:“你想成为拘于小节的人吗?”他有感于母亲的话,于是专心致志地读书,常在墙上写“见贤思齐”用来自勉。恰逢本州沦陷,寄居在邺地,为临漳小史。县令裴鉴居官清廉,以致出现了白雀等祥瑞之物,樊逊作了十首《清德颂》呈上。裴鉴非常欣赏他,提拔他做了主簿,又把他推荐给右仆射崔暹,做了崔暹的宾客。后来崔暹大宴宾客,大司马元旭当时也在座,谈起想要任命府僚,崔暹指着樊逊说:“这个人富有学识并且有很高的才华,是位最合适的参军。”元旭看着樊逊说:“能够任职吗?”樊逊说:“我不是出身于有世荫的门第,不敢担任此官。”天保元年,本州又下令举荐秀才。五年正月皇上下诏问选拔贤才考察官吏之策,樊逊回答说:“今天的王公卿相,也许是上天授命,让他们一起治理国家,他们有什么不顺从的。高官显职,只授给才能出众的人。不要因为桓谭反对图谶,就使他的官职止于郡丞;赵壹身负奇才,最终仅为计掾。那样就会使天下归心,神人感动,品行端正的人离开又返回,由此而来,皇上也可以问心无愧。”皇帝又向他询问刑罚的宽严,樊逊回答说:“陛下您天没亮就上朝,用心处理政务,严明刑罚来约束诸侯,申明恩德来抚爱百姓。帝王治理天下,一定先用礼乐教化百姓,如果再有不顺从的,才用刑罚,宽严并施,急缓并用,那么天下自然就可以安治,大道就能够得以施行。”七年,皇帝下令校定群书,樊逊等十一人受尚书调遣一同参加校定。当时秘府中的书籍错误很多,樊逊于是建议说:“按照汉中垒校尉刘向奉命校定典籍的做法,每完成一本书的校对,就上表说:臣把自己的藏书、太史公的书、内府藏书和外面的书籍收集起来,将多个版本相互比照校对,然后才定稿。按照刘向的惯例,被保存在府阁中的典籍,假如要刊定,就必须搜集其他版本。邢子才、魏收等都是收藏极多的藏书家,请下令借来各种版本以参校正误。”总共得到其他版本的书三千多卷,《五经》和各种史书,几乎没有遗漏。八年,下令尚书为东西二省选拔官员,主管人员考策问,樊逊是当时第一。
更多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