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快3平台

张方,河间人也阅读答案与翻译

发布时间:2017-11-19 21:55
张方,河间人也。世贫贱,以材勇得幸于河间王颙(yónɡ),累迁兼振武将军。方在洛既久,兵士暴掠,发哀献皇女墓。军人喧喧,无复留意,议欲西迁,尚匿其迹,欲须天子出,因劫移都。乃请帝谒庙,帝不许。方遂悉引兵入殿迎帝,帝见兵至,避之于竹林中,军人引帝出,方于马上稽首曰:“胡贼纵逸,宿卫单少,陛下今日幸臣垒,臣当捍御寇难,致死无二。”于是军人便乱入宫门,争割流苏武帐而为马鞯。方奉帝至弘农,颙遣司马周弼报方,欲废太弟,方以为不可。帝至长安,以方为中领军、录尚书事,领京兆太守。时豫州刺史刘乔檄称颍川太守刘舆迫胁范阳王虓(xiāo)拒逆诏命,及东海王越等起兵于山东,乃遣方率步骑十万往讨之。方屯兵霸上,而刘乔为虓等所破。颙闻乔败,大惧,将罢兵,恐方不从,迟疑未决。初,方从山东来,甚微贱,长安富人郅辅厚相供给。及贵,以辅为帐下督,甚昵之。颙参军毕垣,河间冠族,为方所侮,忿而说颙曰:“张方久屯霸上,闻山东贼盛,盘桓不进,宜防其未萌。其亲信郅辅具知其谋矣。”而缪播等先亦构之,颙因使召辅,垣迎说辅曰张方欲反人谓卿知之王若问卿何辞以对辅惊曰实不闻方反为之若何垣曰:“王若问卿,但言尔尔。不然,必不免祸。”辅既入,颙问之曰:“张方反,卿知之乎?”辅曰:“尔。”颙曰“遣卿取之可乎?”又曰:“尔。”于是使辅送书于方,因令杀之。辅既昵于方,持刀而入,守门者不疑,因火下发函,便斩方头。颙以辅为安定太守。初缪播等议斩方,送首与越,冀东军可罢。及闻方死,更争入关,颇恨之,又使人杀辅。
  (节选自《晋书·卷六十·列传第三十》,有删改)
5.下列对文中画波浪线部分的断句,正确的一项是(  )
A.垣迎说辅曰/张方欲反/人谓卿知之王/若问卿何辞/以对/辅惊曰/实不闻方反为之/若何/
B.垣迎说辅曰/张方欲反/人谓卿知之/王若问卿/何辞以对/辅惊曰/实不闻方反/为之若何/
C.垣迎说辅曰张方/欲反/人谓卿知之王/若问卿何辞/以对辅/惊曰/实不闻/方反为之若何/
D.垣迎说/辅曰/张方欲反/人谓卿知之/王若问卿/何辞以对/辅惊曰/实不闻方反为之/若何/
6.下列对文中加点词语的相关内容的解说,不正确的一项是(  )
A.谒庙,指古时帝后等外出或遇有大事,例须谒告于祖庙。庙指供奉祖先的房屋,如太庙。
B.稽首,是古代汉族的一种跪拜礼,稽首与顿首、空首不同,一般说来,稽首是臣拜君之拜,顿首是国君回礼臣下之拜,空首是地位相等者互拜之礼。
C.太守,又称郡守,中国古代的一种地方职官,一般是掌管地方郡一级行政区的地方行政官。
D.檄,是古代写在木简上的官方文书,是官府用于晓谕、征召、声讨等的文书,特指声讨敌人或叛逆的文书。
7.下列对原文有关内容的概括和分析,不正确的一项是(  )
A.张方有才能。因为勇猛善战而为当时的河间王司马颙所器重,多次升任兼振武将军,后被任命为京兆太守。
B.张方有主见。在洛阳看到军士横行暴虐,就不想留在洛阳,但他没有告诉皇帝,而是趁惠帝祭拜祖庙时挟持其迁都长安。
C.张方交友不慎。张方与郅辅亲密无间,当司马颙派郅辅杀张方时,张方没有任何防备而被郅辅杀害。
D.张方受奸人陷害。张方曾欺辱毕垣,因此被他怀恨在心,毕垣暗中撺掇郅辅在司马颙面前承认张方谋反,最终郅辅也被他们杀害。
8.把文中画横线的句子翻译成现代汉语。
(1)初,方从山东来,甚微贱,长安富人郅辅厚相供给。
(2)颙于是使辅送书于方,因令杀之。
(3)颙颇恨之,又使人杀辅。

5.B [“王若问卿”不能断开,排除A、C两项。“实不闻方反”为完整的独立部分,应与前后的内容断开,排除D项。]
6.B [应为“顿首是地位相等者互拜之礼,空首是国君回礼臣下之拜”。]
7.B [“趁惠帝祭拜祖庙时挟持其迁都长安”分析有误,张方计划让惠帝去祭拜宗庙好趁机挟持他,但惠帝并没有去,后来张方干脆带兵进宫逼惠帝上路。]
8.(1)当初,张方从山东来,地位很卑下,长安的富人郅辅很优厚地供养他。
(2)司马颙于是派郅辅去给张方送信,让郅辅趁机杀掉他。
(3)司马颙悔恨不已,又派人杀了郅辅。
参考译文
张方,是河间人。家族世代贫穷,因为有才能且勇猛善战被河间王司马颙器重,多次升任兼振武将军。张方在洛阳待的日子久了,他的士兵横行暴虐,竟挖掘了哀献皇女之墓。军民众人议论纷纷,张方不想再留在洛阳,打算西迁,但仍然隐瞒着西去的意图,想等惠帝外出的机会,趁机劫持惠帝西去迁都于长安。于是请惠帝拜谒祖庙,惠帝不同意。张方就干脆带兵进宫逼惠帝上路,惠帝见士兵进来了,就跑进竹林里躲避起来,士兵们把惠帝拉了出来,张方骑在马上对惠帝行礼说:“胡兵猖狂,保卫陛下的力量单薄,请陛下今日临幸我的兵营,我定当抵抗贼寇,誓死保卫陛下。”在这个时候张方的部下便闯入宫中,争着割夺帷帐做马鞍下的衬垫。张方拥着皇帝来到弘农,司马颙派司马周弼来告诉张方,准备废掉太弟,张方认为不能这样做。惠帝到了长安,司马颙就任命张方为中领军、录尚书事,兼任京兆太守一职。当时豫州刺史刘乔发布檄文,说颍川太守刘舆逼迫范阳王司马 抗拒诏命,以及东海王司马越等人在山东起兵,司马颙于是派张方率兵10万士兵讨伐司马 。张方的军队驻守在霸上,而此时刘乔已被司马 打败。司马颙听说刘乔兵败,非常恐慌,想就此罢兵,又担心张方不同意,因此犹豫不决。当初,张方从山东来,地位很卑下,长安的富人郅辅很优厚地供养他。等到张方显贵后,张方让郅辅担任自己的帐下督,(与郅辅的)关系相当亲密。司马颙的参军毕垣,是河间的豪族,曾被张方欺侮,恼恨地对司马颙说:“张方长期让军队驻守在霸上,听闻山东敌军强盛,而徘徊不进军,应提防他有变,在他未行动之前做好准备。他的亲信郅辅知道他的阴谋。”而缪播等人先前也这样说过,司马颙因此召郅辅来追问,毕垣预先对郅辅说:“张方准备谋反,人们都说你知道,王爷要是问你,你准备怎样回答?”郅辅吃惊地说:“我实在不知道张方要反叛,这该如何是好?”毕垣说:“王爷要是问你,你就回答是这样。不然,你免不了身受其祸。”郅辅进入王府后,司马颙问道:“张方要谋反,你知道吗?”郅辅回答说:“是这样。”司马颙说:“派你去除掉他可以吗?”郅辅说:“行。”司马颙于是派郅辅去给张方送信,让郅辅趁机杀掉他。郅辅素来和张方亲密无间,(他)拿刀进入,守门者也不怀疑,郅辅趁着张方在灯下打开信函时,就斩了他的头。司马颙于是任命郅辅为安定太守。当初,缪播等人议论,说杀了张方,将头送给司马越,冀东的军队便会退走。听说张方已死,山东的士兵更加争着进入关中,司马颙悔恨不已,又派人杀了郅辅。
更多相关内容: